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 守着乡邻的健康

吕梁2月10日电 题:山西残疾村医徒步行医四十余载:守在大山守着乡邻的健康 作者高瑞峰 刘瑞 每天步行十几里山路,这一走就是40余年。山西省石楼县和合乡铁头村,失去右手的村医...